正是桃花烂漫时

来源:昌都报 2019-05-07

三月的八宿,桃花遍野,其华灼灼,与刚抽芽的柳枝的嫩绿、邦达草原的苍黄,以及蔚蓝天穹下牦牛群的黑、雪山之巅炫目的白交相辉映,构成一幅独特而绝美的高原春色图。

“八宿”藏语意为“勇士山脚下的村庄”,处于怒江上游,是国道318线上的重镇,离昌都市区约五个半小时的车程。借着三月在这里下乡驻点的机会,我再次到结对帮扶的三户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家里走走看看。这三户群众都在拉根乡拉根村,这也是我第七次到这里。


刚一走上到阿松家的小路,就发现比前几次来的时候干净不少,排水沟里石块和树梗已清除。陪我一起来的市委办公室驻村工作队队长次成江措介绍说,今年一月驻村工作队进驻后,就发动群众打扫房前屋后,所以卫生状况有了些变化。到阿松家门口,见他家上二楼的梯子用水泥砌了一下,踩上去比原来的土梯要踏实些。阿松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的,衣服没有乱搭了,吃糌粑的碗具也没有乱摆在客厅里,让我有些惊喜。但变化最大的还是阿松的精神面貌,前几次见他时都是衣着邋遢、目光浑浊、没有笑容,不敢用眼睛看人说话,一副萎靡低落的样子。据说自他妻子前几年去世后,他就成这个样子了。而现在,谈起家里一年的变化,他笑容满面、娓娓道来。他说,儿子在政府的帮助下已学会了开挖掘机,目前在县城打工,一个月有近3000元的收入;已出嫁女儿的生活也有了改善,最近就要添外孙了;他自己呢,村里帮他找了一个在附近苗圃打工的就业岗位,一天就有150元的收入。我和他开玩笑道,你现在日子过好了,是不是就等着接儿媳妇了。他开心地笑着,眼睛看着我,充满着自信和喜悦,那是我过去不曾见过的眼神和表情。

离阿松家不远就是格桑家,她家门口有两株桃花树,今年开得更艳。进门,感觉和阿松家一样,比过去整洁不少,我用手擦拭了一下面前的桌子,没有污渍,而过去来时都是满桌的灰尘。格桑是单亲母亲,今年四十七岁,独自抚养一儿一女,着实不易。由于过去有走婚这种特殊的习俗,像她这样的单亲家庭在西藏很普遍,这也是导致贫困的一大因素。她一反过去的羞涩,大方地挨我坐下。她告诉我,她儿子虽然前年没能当上兵,但去年学会开挖掘机后,一个月可以赚3000元左右,家庭的经济压力大大缓解;女儿读高二了,学习成绩很不错。谈起这些时,格桑脸上是舒心的笑容,让她显得年轻不少。我告诉她,再过三个月左右我就要回福建了,听到这里格桑的眼神里浮现出一种不舍,主动提出要与我合影留个纪念,这一举动让我又一次惊讶于她的变化。从格桑家出门时,看见阿松拎着十几个藏鸡蛋在门口等着我。他刚听说我援藏工作快要结束了,怕再见不上我,特意再赶来表示感谢。我执意不肯收,当地干部翻译说如果不收下他的心意,他会一辈子不高兴的。

每次最后一个去的都是阿姆家,她家就在318国道边上。一进院子,就看到墙边整齐摆放着几盆叫不出名字的花草,正开着小花。去年来时,我也因见她在家里种花,曾称赞阿姆热爱生活。阿姆性格非常爽朗,笑起来门里门外都听得到。一见到我,她就双手紧握着我,带我到家里四处看。她家的厨房收拾得整洁利落,各种器皿齐全。听当地干部讲,藏族人把炊具餐具看得很重要,如果家里炊具餐具多而精致,说明他们家生活得不错,所以这些器具像我们摆放古玩一样被放在显眼的位置。阿姆拉着我坐下,桌子前还是摆着几盘核桃。她介绍说,她老公现在镇里的苗圃场打工,一天有150块钱,她去年卖核桃和苹果收入有1万元左右,比起往年收入增加了不少。她家里只有一个女儿,已上高中了。看着她满脸的喜气,我就与她打趣说,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了,你才四十一二岁,是不是考虑要生二胎了?她脸上立刻显出一抹羞红,大笑起来,不知如何回应。我接着说,这次来看到你家日子更好了,我从心底里高兴,虽然过几个月要回去了,但还可以与我联系,并欢迎她和家人到福建去走走。没想到她的眼泪马上就落了下来,哽咽着说我这三年每次都给她家送钱送物送衣,解决了他们家不少困难,现在就要走了,真的是要感谢好政策,感谢福建,感谢我。嘴里说着感激的话,不停流着泪。她转身从房里搬出用啤酒箱装着的核桃,硬要塞给我。出门时,格桑和一群乡亲也在等着,她也提着一袋鸡蛋,决意要我收下来,一脸的诚挚,让我无法拒绝。

与群众一声声“亚木”道别后,车子启动了,我看到阿松正在村口向我致意的手,久久没有放下。

车子在群山盘行,桃花、雪山、藏舍从眼前不断闪过。“三年脱贫战,今日显成效。”我不禁感慨道。在党中央对西藏的特殊关怀和脱贫攻坚政策的持续倾斜下,援藏省市与当地政府不断加大扶贫力度,在民主改革60周年之际,西藏即将基本消除绝对贫困。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上,处处开满了灼灼的幸福之花。在善良、质朴、知恩必报的康巴儿女心中,也深深地种下了民族团结的宝贵种子。

(作者系福建第八批援藏干部领队、市委副书记周青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