昌都望月

来源: 2019-09-17

作者 叶睿葆

凌晨三点,我在昌都望月。

夜半睡梦中,我被一阵窒息捂醒,高原反应再一次教我懂得该如何敬畏自然。城市的灯火还是那般闪亮,街上依然可见三三两两的行人。我背靠椅子,坐在窗前,抿一口老家的铁观音茶水,心跳渐渐趋于平缓。

远处,一轮圆月当空,天空是澄澈心扉的蓝。山顶的积雪折射着朦胧的银光,恰似一条飘浮的哈达。昌都的月色一派祥和,空气中仿佛还弥漫着青稞酒、酥油茶的芳香。

这是藏东一片美丽而又神奇的土地。扎曲和昂曲在这里交汇,成为澜沧江的起点。横断山脉行经此处,一座座山峰昂首挺胸,寻常的海拔都有四五千米,像一个个威武雄壮的康巴汉子。“那曲最高,阿里最远,昌都最险”,这是当地一句著名的谚语。只要走过怒江“七十二拐”,你就能切身体会到“昌都之险,犹在路上”。这里有“一山分四季,十里不同天”的高原风光,有一望无际的邦达大草原,有终年不化的来古冰川,有如诗如画、如梦如幻的然乌湖,有能歌善舞、撩人心魄的卓玛姑娘……

卡若遗址考古资料表明,早在新石器时代,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。这里曾是“茶马古道”的要地,是那条绵延四千多公里的“彩带”上最耀眼的明珠。一年一度的“三江茶马文化艺术节”,让这条“千年古道”为昌都的发展输入源源不断的文化基因。月光下,我的眼前浮现出巍峨庄严的强巴林寺、水晶满地的古盐田,我的耳边又回响起格萨尔王的古老传说和天籁般的藏族唱腔。

月色下的昌都,如梦境一般。月光、梦想,我的思维跳跃着,也许是眼前的景色触发了灵感,我瞬间把二者联系在一起。

我很喜欢余光中写月光也写李白的句子,“酒放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,口一吐,就半个盛唐”。李白痴于望月,古月今月、春月秋月、圆月残月……千姿百态,各不相同;李白有过梦想,入仕报国、行侠仗义、寄情山水……起落沉浮,因时而异。就是这一轮明月,伴着他走过了恃才傲物的青年、悲愤孤寂的中年、万般无奈的老年。李白望月,他的诗句在历史的天空里永放光芒,而他济世报国的梦想,终归随着他的生命沉入采石江中。

其实,望月逐梦的又何止是李白!“月高天涯路,林深梦追人”,王昌龄望月,追逐的是征战沙场、为国戍边的梦想; “闻道欲来相问讯,西楼望月几回圆” ,韦应物望月,追逐的是四海升平、万家团圆的梦想; 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” ,苏东坡望月,追逐的是超然物外、宠辱不惊的梦想……

一个人、一个地方、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,不能没有梦想。昌都,这个西南边陲、雪域高原上的城市,正在编织着一个加快崛起、全面振兴的梦想。而我,一名援藏干部,在昌都,又该怀着什么样的梦想呢?

“清迥江城月,流光万里同。所思如梦里,相望在庭中。”今天是我作为福建省第九批援藏工作队成员进入西藏的第一天,恰逢月圆之夜。我想,昌都上空这一轮明月,也一样映照在东海之滨我的家乡。此时此刻,去乡千里的我,唯有在心里默默祈愿,愿年逾古稀的父母、身怀六甲的妻子、冲刺高考的女儿,都沉浸在香香甜甜的睡梦中!

昌都望月,我想起了一句话,“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”。